懶懶貓兒看萌點

轉載個人覺得有趣的文,長篇只會轉第一章,想續看的朋友請點原作者
有冒犯請私信 我會刪除
全職 盜筆 特轉 因聿 吾命
夏目 Free!

【all叶】大师兄

R先生:

 
玄幻设定,一点点触手预警。
 


**
 
1


荒山古宅。
 
阴暗潮湿的走廊,墙壁上布满密密麻麻的血红眼睛。
乔一帆握紧了手里的灰月短刃。
 
他跟叶修约好在这里见面,没想到会遭到埋伏和偷袭。
而埋伏在这里的乌合之众,也没想到彼此会惊动古宅里沉睡的尸鬼和怨魔。
距离子时还有半个时辰,他们已经折了三分之二的人。
很多人开始后悔参与这场狩猎。他们想要悬赏叶修的赏金,但一点也不想在这里丢了性命。
 
有人咬牙切齿地抱怨:“叶秋怎么还不来赴约!”
“是叶修。”有人多嘴纠正道。
“还不是一样的,滚!”那人话刚出口,突然觉得口中有些枯涩,呸一声向地上吐出一大团黑色头发。
他悚然回头想提醒同伴,却发现阴影里悄然蔓延的黑色发丝,正轻柔而不容拒绝地涌进同伴的五官,慢慢将整个人裹成了一只黑色的大茧。


乔一帆远远看到这一幕,在心里暗骂了一句活该。


当年嘉世一名外门掌事在凡间搜罗有修行资质的弟子,暗中还抓了一批没有灵韵的凡人男童女童,要回去充作娈宠或药人。
叶修瞒着所有人,代替自己的双胞胎弟弟叶秋上了嘉世峰。
他以叶秋之名行走浩然界多年,硬是给自己破开一条仙脉,以凡人之体锻造出了最强器灵一叶之秋。
随即被掌门收为入室弟子,成了嘉世的大师兄。之后数年仙派大比他都独占榜首,一手打出了嘉世王朝的赫赫威名。


但是就在两个月前,嘉世突然对外宣告了叶修欺上瞒下、虐杀同门、暗通魔族等等一串穷凶极恶的罪名,已贬为罪徒锁入后山禁地。
他的器灵一叶之秋被以禁术剥离,交给了另外一名弟子。
半个月前,叶修出逃。嘉世许下天价赏金和无数,要捉拿他回去。


失去器灵的斗神叶修,在所有人眼里简直是行走的诱人美味。
不去尝一口,实在对不起自己颤动的道心。


2


幽暗祠堂里,一名修士拿出自己的镜子器灵,催动上面显示出院落里的景象。
缩在一处的众人看清处境,面面相觑,彼此脸上都是绝望。
他们被无限滋生的怨魔包围,正四处逡巡领地的那只长满肉瘤的庞然大物,已经是魔主级别。


乔一帆坐在角落里,低头看手里的灰月。
他三天前遇到叶修,对方偶然对他提起,说你不适合刺客,去试试阵鬼吧。
没人能否认叶修对器灵的圣级运用能力。乔一帆以这所宅子的情报交换,想听他说更多关于阵鬼的事。
只是他也没想到这里会这么危险。
那么叶修为什么要约在这里呢?


马上就要子时了。
叶修还会来吗。


“门口那是谁?”有人看着镜子发声。
“是叶秋吗?”
“好像是他……”
“他终于来送死了?”
“等等,那把破伞是他的新器灵?”


很多人和乔一帆一样,连忙看向了那面镜子。


3


叶修迈进了庭院。


他肤色极白,在粼粼夜色里像一块会发光的美玉。
他身形十分纤瘦,容色有些惫懒,有种凡人特有的脆弱。


长发曳地的无面女鬼,粘湿的巨虫,像闻到了什么香气,缓缓向他靠近。


“我是不是被耍了,”他抽出背上那把破旧的伞,一边撑开,一边慢慢地说,“这种程度的低级材料,实在不够看啊。”
无数长满吸盘和利齿的触手从伞面里探出,宛如情人般亲密地缠在他身上。
油纸伞消失,他整个人背上身上都爬满了那具恐怖的怪物。


“那是器灵吗?怎么会有那么邪恶的器灵?”
“像是锻造失败的产物……”
“叶修是不是疯了?”


魔怪们仿佛嗅到了危险的气息,靠近的动作变得迟疑。
这下轮到叶修不满了。
“胆子这么小,没意思。”
一只触手闪电般出击,卷住女鬼的长发,在尖利的嘶吼声中将她拖了过来。
他一步一步向前走。触手不断伸出,将周遭的怨鬼抓住,拖行。
张开布满无数层利齿的巨口,将怨鬼们塞入,咀嚼,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仿佛吃得不够尽兴,想要更多的愉悦。一只细小的触手悄悄沿着叶修的锁骨,向他的领口探入。
“喂,君莫笑。”叶修拔出触手,“不要在这种恶心的形态下摸我。”


4


所有人目不转睛地看着镜子里的景象。
他们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刚才将他们杀得四处乱窜的怪物,现在正被叶修的器灵当做晚餐,一口好几个。


“是千机伞。”有个苍老的声音在旁边喃喃自语。
“当年炼器师苏沐秋仅差一个境界步入神匠,扬言要越级制作一把据说可以模仿和克制天下所有器灵的圣器,雏形一成,便取名千机伞。”
苏沐秋说要把千机伞作为提亲的聘礼,送给叶修。
只是还没锻造完全,苏沐秋就意外陨落了。半途而废的千机伞,随即堕为魔器。
它会再次出现在叶修手里,并不奇怪。


众人难以想象的是,半成品的千机伞,竟然已经这样霸道可怖。它成长的方式,居然是吞噬恶鬼怨魔。
如果它彻底成熟……
再加上精通天下所有器灵的叶修来操纵……


“咕咚。”
不知是谁咽了口水。


5


“好大一个胖子,没白来。”
叶修看着院落中央的巨型怪物,喜道。
长满肉瘤的怪物八只血红的眼睛一起盯着他,肚子上镶嵌的人头齐齐发出诡异的哭笑声。


叶修说:“是时候磨练一下我的刀工了。”
触手变回伞,握在手里。他倒提着伞柄,就好像握着一把锋利的剑。
一剑斩出,耀眼的光华像一道雷电打在宅子里,照亮了涂满血渍的墙壁。


接着是更多锐利雪白的光。


乔一帆想起很久以前自己曾见过这样凛冽的剑光。
他还在微草的时候,他们主峰峰主王杰希和叶修偶然一战,他没有用一叶之秋,而是随手拎了树枝当作剑。
说要模仿一旁的黄少天,做一个沉默寡言的剑客。
但是相比那场华丽的对战,乔一帆印象最深的,却是对方醉后潋滟的眼眸,绯红晕染眼尾,笑容里六分醉意,三分懒散。
还有一份懵懂。


峰主好像亲吻了他。
有人配合地按住了他的手腕。
衣袍被卷起,露出一截雪白的腰。


南风席卷而来,吹乱了峰顶盛开百年的桃花。


6


尖锐的伞尖在地上拖行,发出刺耳的声响。


“小胖子,跑什么呢。”
叶修一边走一边漫不经心地呼唤,“我不喜欢玩捉迷藏,快出来吧。”
躲藏在角落缝隙里的残余怨鬼,被他随手刺穿,成为触手的口中之物。


他的声音随着移动渐渐远去,又渐渐靠近。
“好孩子,你在哪里。”


身边的人在明显地发抖。
乔一帆侧了侧身,一抬头便看到正悬挂在人群上,贴在房顶的肉瘤怪物。
原本这里所向披靡的霸主,已经被削成了不到原先十分之一的大小。
它紧紧贴在那里,伴随着叶修时远时近的声音瑟瑟发抖。
注意到众人看过来的目光,它呲地亮出满口尖牙,仿佛在威胁众人不许暴露它的藏身之地。


“它在这里!”
有人忍无可忍地发出了一声尖叫。


“吼——”怪物愤怒绝望的嘶吼,被截断了。
一道光从天而降,将房顶和它一起穿透。


7


天色渐渐有些亮了。


“一帆,原来你在这。”
无视周围惊恐或崇拜或复杂的目光,叶修对他招了招手。
“我顺便去刷了点器灵用的材料,没让你久等吧?”
千机伞的器灵变成了一个高大青年的模样,温驯无害地站在叶修身旁。
仿佛之前看到的都是假象。


一条细细的触手,在布料隐藏之下,悄悄缠上青年的脚踝。





完。

评论(1)

热度(15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