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懶貓兒看萌點

轉載個人覺得有趣的文,長篇只會轉第一章,想續看的朋友請點原作者
有冒犯請私信 我會刪除
全職 盜筆 特轉 因聿 吾命
夏目 Free!

缓缓归矣

卷毛:




     (一) 


  世邀赛结束后,叶修和韩文清在一起了。 


  国家队的众人到达B市飞机场的时候,韩文清早早就等在接机处。作为联盟代表,他负责将他们迎接到举办庆功宴的酒店。 


  结果当看到走在众人中间,一副懒散样子的叶修,韩文清就忍不住的磨了磨牙。也不管他身边的其他选手,拉着人就朝机场外走去,剩下一群职业选手站在B市的寒风中一脸懵逼。 


  叶修被他拉的踉踉跄跄,只能小跑着跟上:“我说老韩,你要把我拉哪啊?其他人怎么办?” 


  “其他人你不用操心,工作人员会负责的。”


 
  他拉着叶修一路直奔附近的酒店,在柜台人员哆哆嗦嗦的把房间卡交上之后,就拉着人进了房间。关上门一把揽过叶修的腰,一个转身把他推到门上,俯身看着他。 


  室内没有开灯,黑暗中低沉的喘息声总是酝酿了一些旖旎氛围。韩文清双臂撑在叶修的耳边,微微俯下身来,鼻尖和鼻尖相触的距离,让他清清楚楚的看见了那双盈满笑意的黑眸。 


  “老韩,那么长时间不见,你就这么欢迎我啊?”


  黑暗中,两条胳膊缠上他的脖子,将他往下拉了拉,本就微小的距离几近于无,微凉的唇瓣因为说话不断在自己的脸庞边摩擦,韩文清甚至能感受到他温热的呼吸。 


  呼吸逐渐变得灼热,韩文清按住叶修的肩膀。下一秒,微凉的手指划过唇瓣,突如其来的亲吻像暴风雨般,将所有的思念和深情都倾注在其中。叶修不断摩挲着面前男人的脖颈,想要将他的不安和惶恐抹去。 


  一吻平歇,叶修将下巴垫在韩文清的肩膀上,不住的喘息着。韩文清紧紧的禁锢着他的腰身,灼热的呼吸打在他的耳边。叶修不适的扭了扭身体,拍了拍他的胳膊,想让他放松一点儿。 


  “你为什么不联系我?”


 
  虽然声调于平时没有变化,但是叶修还是从他冷硬的语气中听出了他在生气。他弯了弯嘴角,眼中盈满了笑意。 


  “老韩,生气了啊?” 


  韩文清将他的头按向自己的胸膛,想让他听清楚在自己内心中叫嚣的不安。粉丝都说他们是十年宿敌,可他们不仅相杀,而且相爱。


 
  感情的起始已无法追本溯源,内心的怦然心动却无时无刻不在骚动。


 
  是他。 


  相伴一生的人,只能是他。


 
  可这个让他心动的人,却在宣布退役后,消失的无影无踪。不可否认,某一时刻,韩文清的内心是有些慌张的。 


  他害怕是自己自作多情,也害怕是他们之间的感情不足以留下他,最害怕,是自己让他等的时间太长,长到让他放弃了。 


  一如既往的霸图队长,因为爱情,终于有了软肋。 


  “我回去之后跟家人说了你,然后就被关了禁闭。还是叶秋一直帮我劝着父母,他们才同意见你一面。”一向万事不过心的人服从的趴在他的胸口,难得的有了些乖顺。 


  “本来想跟你联系,结果就被老头儿赶去世竞赛。想着就等结束之后再来找你,结果……就被你拉这儿来了。” 


  叶修双眸盈满笑意,微微仰起头亲吻上他的双唇。太过温柔的接触,总是多了些安抚的意味。韩文清紧绷的脊背渐渐放松,他张开双唇,轻柔的含住他的唇瓣,低沉的呢喃在两唇相接之时传入耳畔。 


  “你是我的。”


 
  “好,我是你的。” 


  (二) 


  两人在一起一年后,韩文清便宣布了退役,留在了霸图当技术指导。叶修在陪了家人一两年后,也搬到了Q市和韩文清同居。


 
  退役后的生活,虽然多了些平淡但也安逸。热血了半辈子,这种闲散的生活对两人来说很是新鲜。为了调养叶修的身体,韩文清每天都会限制他玩电脑的时间。闲余之时便买了许多书回来,每天吃过晚饭后,两人便窝在地毯上,各自捧着书看。 


  有天,叶修躺在韩文清的腿上,翻着手中的书看。看到钱武肃王和他的王妃 ①(有注释) 的故事时,戳了戳他的腿。 


  “你看,像不像你?” 


  韩文清结果他手中的书,大致瞄了一眼,刚想回答,叶修便自问自答到:“还是不太像,老韩你太闷骚了,都不会说情话。”


 
  韩文清瞪了他一眼,将书扔在地毯上,俯身吻住那张让他既爱又恨的唇。叶修双手勾住他的脖子,热情的回应着他的吻。


 
  也许你不会说情话,也许你不太会主动。 


  但是没关系。 


  我知道你爱我就好。 


  (三) 


  叶老爷子六十大寿的时候,叶修自己一个人回了家。韩文清俱乐部里出了事,实在脱不开身,便买了许多贵重礼物,让叶修给带了过去。 


  上流社会的宴会大抵如此,衣鬓香影,觥筹交错。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相同的近乎完美的微笑,举举杯低语之间,不动声色的探寻着自己想要的信息。


 
  所以,作为宴会的主人公之一,叶修身边难得的没有人围过来。作为脱离这个圈子太久的人,他的身上并没有什么他们所求之物,大部分人只是过来打个招呼,走个过场。更多的人都围在叶家的掌权人叶秋身边。


 
  叶修躺在角落的沙发上,抿着叶秋递给他的果汁,眼神放空。从他和韩文清同居后,他们从来没有分开那么长时间。说来也是有点儿丢人,他一个大男人,竟然还会有离不开人的时候。 


  啊,好想老韩啊! 


  他皱着眉,心底的小人儿抱着头打着滚儿,不断哀嚎着。 


  嗡嗡嗡…… 


  放在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来电显示的名字让他眸中不自觉的盈满了笑意。他猫着腰,偷溜到阳台上,思念多日的声音透过手机传入耳边。 


  “老韩,你想我不啊?” 


  电话那边的人顿了顿,韩文清不是什么油嘴滑舌的人,相对于语言他更喜欢用行动来表达爱意。也许是不太好意思,相恋多年,他很少说过情话。 


  叶修也知道,便也没一定让他回答。他正准备跟他吐槽一下今天的宴会有多无聊时,电话那头低沉的嗓音突然响起,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叶修愣了一下,远处绽放的烟花倒映在他漆黑的眼眸中,像是盛放了漫天星河,一股股暖流在小小的心房中穿梭,他弯了弯嘴角。 


  “好,归矣。”


①:注释


       吴越王钱镠(liú)的原配夫人戴氏王妃,是横溪郎碧村的一个农家姑娘。戴氏是乡里出了名的贤淑之女,嫁给钱镠之后,跟随钱镠南征北战,担惊受怕了半辈子,后来成了一国之母。虽是年纪轻轻就离乡背井的,却还是解不开乡土情节,丢不开父母乡亲,年年春天都要回娘家住上一段时间,看望并侍奉双亲。钱镠也是一个性情中人,最是念这个糟糠结发之妻。戴氏回家住得久了,便要带信给她:或是思念、或是问候,其中也有催促之意。过去临安到郎碧要翻一座岭,一边是陡峭的山峰,一边是湍急的苕溪溪流。钱镠怕戴氏夫人轿舆不安全,行走也不方便,就专门拨出银子,派人前去铺石修路,路旁边还加设栏杆。后来这座山岭就改名为"栏杆岭"了。


       那一年,戴妃又去了郎碧娘家。钱镠在杭州料理政事,一日走出宫门,却见凤凰山脚,西湖堤岸已是桃红柳绿,万紫千红,想到与戴氏夫人已是多日不见,不免又生出几分思念。回到宫中,便提笔写上一封书信,虽则寥寥数语,但却情真意切,细腻入微,其中有这么一句: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注释摘抄自百度百科。

评论

热度(209)

  1. 懶懶貓兒看萌點十不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