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懶貓兒看萌點

轉載個人覺得有趣的文,長篇只會轉第一章,想續看的朋友請點原作者
有冒犯請私信 我會刪除
全職 盜筆 特轉 因聿 吾命
夏目 Free!

【全职高手】当国家队遇上第六赛季的他们

芥fufu💦:

@伞中雨 
*抱歉欠了太久了,可能最后成文和你要求的不大一样,抱歉呐
---------------------------
正文:


对方牧师已经被送出局,两个队友红血,比赛已经没有悬念,这群家伙越发老练,要是这样都没能赢,那他们大概可以考虑回国退役了。


叶修看着赛况估计着还有多久能杀死比赛,突然烟瘾上来,偷偷摸摸一个人出了体育场,喧嚣都落在了身后。果然他还是不习惯那种吵闹,找了根路灯点上了一根烟,看着异国风情的街道消磨时间,等待比赛结束。


“老叶,我怎么又撞上你一个人抽烟?”


叶修听着身后有人叫他,扭头一看,却是张佳乐:“你怎么也出来了?”


张佳乐朝着叶修走去的脚步一愣,迟疑道:“出来?从哪里出来?”


“……张佳乐你傻了?”叶修也有些发愣,突然发现哪里不对劲,“你怎么穿的百花的队服?”


“我不穿百花的我穿……”张佳乐看着叶修瞪大了眼睛,指着他的身后一脸难以置信。


叶修感觉有人勾住了他的肩膀,用张佳乐熟悉或者说一模一样的声音说着:“我咋说又没见你了人,原来又偷跑……这,这谁?!”


叶修都懒得回头,看着自己面前那个瞅着年轻点的张佳乐沉痛道:“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张佳乐。”


“那我,可能是叶修了。”叼着烟的叶修,一脸平静地看着另外一个叶修和两个张佳乐。


 


 


回到酒店国家队的其他人表情挺平静的,看着两个叶修两个张佳乐眉头都没有抬一下,都忙着和自己同体说话。


“第几赛季的?”国家叶问着另一个叶修。


“你猜啊。”


“六赛季吧。”


“猜的还挺准啊。”嘉世叶笑了笑。


“那是。”叶修随意回复了一句就没有继续接话,张佳乐还穿着百花队服那应该还没有退役,倒着推那就应该是第六赛季了。


不过说来也奇怪,国家队14个人,就唐昊和孙翔没有同体,两个人大眼瞪小眼找不到话题,最后两人冷哼一声各自盯着自己的手机。


“算到第六赛季的职业选手吧,那个时候孙翔和唐昊还没有出道。”


“孙翔和唐昊?”嘉世叶疑惑了一下。


“第七赛季的新人,你还不知道。”


“玩什么的?”


“一个是第一流氓。”叶修指了指唐昊。


“第一流氓不是老林吗?”嘉世叶愣了一下。


叶修没有回答只是一耸肩,只是给了他一个眼色,嘉世叶就叹谓一声:“改朝换代啊。”


“另一个……”叶修顿了一下,“另一个,战法玩得很好。”


嘉世叶抓住了这个停顿:“噢?战法还有比你玩得好的?”


“咳咳,谦虚点,赶我还是差点的。”叶修一本正经道。


“哟呵!还叫我谦虚点,瞧你这话说的。”嘉世叶假装大惊小怪了一番。


“意思意思谦虚点就行了,再谦虚就算我们过分了。”


苏沐橙和嘉世苏排排坐,嘉世苏望着叶修的方向笑着:“叶修还是老样子。”


苏沐橙也跟着笑:“他们不一直都这样吗?叶修可是从来都没有变过的啊。”


“也是,叶修是我见过最固执的恋旧狂。”嘉世苏吐了吐舌头。


“噗,固执是真的,恋旧……可能只是在坚持自我吧。”苏沐橙语气突然怅然,却很好地掩饰了起来,没让嘉世苏察觉到。


“说的也是,秀秀你之前给我推荐的那部剧我觉得太奇怪了。”嘉世苏朝着楚云秀招了招手。


楚云秀看见苏沐橙叫她也是走了过去:“你说那部?”


“好像是叫一起来看雷阵雨?”


“这部剧好老了啊!”楚云秀思考了半天才想起来,脸上直接摆上了不堪回首的绝望。


烟雨楚听见忙凑过来:“这部剧哪里奇怪了?黄金档啊,收视率那叫一个高。”


楚云秀嗤之以鼻:“得了吧,现在再看看那个剧真的是狗血从头洒到尾,剧情全靠演技,演技全靠颜值,颜值全靠化妆,结果化妆师一个手抖,从下到上全部崩盘。”


烟雨秀表示不满:“哪有你说的这么差劲,搞得你当初没有看过一样。”


“你四年后到我这个时候,说不定你比我还恶心这剧。”


“我才不会像你这样血口喷剧!”


“我真是不懂我当初怎么会像你这样看下去这种烂剧!”


苏沐橙尴尬道:“啊……要吵起来了。”


嘉世苏迟疑道:“要不要拦一下?”


苏沐橙想了想,又看了看她俩的架势:“这种,我们应该拦不住吧。”


嘉世苏表示赞同:“话说最近秀秀在看什么?”


“雷阵雨花园吧。”


“好耳熟啊。”


“是啊,据说是一起来看雷阵雨原剧的翻拍。”


“怎么翻法?”


“大概……是一脉相承的雷吧。”


“嗯……”嘉世苏觉得果然还是不要劝架了。


 


 


张佳乐指着蓝雨黄少朝着黄少天发问:“我去,黄少天你居然长个了。”


“……我是该感谢你,还是帮我同体劈死你?”黄少天看着张佳乐眉头一扬,和蓝雨黄少眼神一对,确认过眼神,是可以一起揍张佳乐的人。


张佳乐给百花乐递了个眼神,后者别开了头选择无视,不打算确认眼神,反正不是我想帮的人。


“这个张佳乐感觉有点沉郁啊。”张新杰捏着下巴思索了半晌,扭头看向霸图张,“你觉得呢?”


“不清楚,我和张前辈没有什么私交,也不方便评价什么。”霸图张一板一眼地回答。


的确,在第六赛季张佳乐还没有退役,更还没有去霸图,分属两个不同的战队,私交的确不怎么现实。


张佳乐去了霸图后,除了在对上百花或者是百花主场的时候,少有如此平淡的样子。张佳乐总能把自己的生活过得多姿多彩,随性快意,像是这样会躲避眼神的张佳乐,张新杰还真的没有见过。


“张前辈有哪里不对吗?”


“嗯,性格有点改变。”


“嗯?”


“大概是第六赛季的他压抑了点吧。”


“可能是百花担子太重了吧。”霸图张提醒道。


孙哲平的中途退役,张佳乐接下队长职位,明明是双核的时代却剩他一个人努力拼搏,一个想要夺冠的队伍能有多重张新杰很明白,那个时候的张佳乐是怎么熬过来的?


有时候就连张新杰自己都在想,一个自己为之奋斗了六年的战队,突然放弃换掉东家,需要多大的毅力和狠心。那个用职业选手最宝贵的巅峰岁月浇灌的百花,在一次次失败后的绝望中放手,又需要怎样的挣扎?


“你在想什么?”


“没,只是突然放空罢了。”


“原来我还会放空。”霸图张有些稀奇。


“是啊,惊讶吗?”张新杰笑了笑。


“惊讶倒是不至于,现在的我哪来的时间惊讶,怎么帮霸图赢才是我该考虑的。”霸图张顿了一下,“世邀赛的国家队为什么没有队长?”


“队长,他只是想专注于霸图罢了。”张新杰没有继续说下去,有些东西大家都心知肚明,在精力有限的情况下,这个队长最后选择了战队,让人为之钦佩又为之心酸。


 


 


这都是同体和同体聊得嗨,喻队和王队就不一样了,他们聊得挺嗨的。


“第六赛季啊……”


“王队你可长点心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喻队知道?”


“明人不说暗话,我们还是别干涉未发生之事。”


“伪君子的模样端得挺好。”


“自然比不上你的道貌岸然。”


一旁李轩插了个嘴:“怎么三言两语就变成互损了,都冷静点冷静点。”


喻文州问道:“怎么没有见你的同体?”


“噢,在那边调解另一对喻队和王队呢。”李轩回答道。


“……辛苦了。”


呼啸方正扯着方锐去竞技场:“走走走,让我看看你的技术退步没有!”


方锐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微笑:“那哪能啊,神之右手永远封神。”说什么都不如呼啸方的愿去老老实实PK一把。


“光说不做假把式,来一把就知道高下了。”呼啸方死命纠缠。


“小孩子一天到晚打打杀杀有什么意思,自己滚边上吃糖去别闹啊。”


“你别不是怂了吧,你还真的退步了!”呼啸方比起现在的方锐是嫩了点,毕竟还是二年级生,这种话对于方锐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呼啸方够吵啊!


方锐看向了叶修,一脸生无可恋:“老叶,救我!”


“你什么时候和叶修关系怎么好了?”呼啸方愣了一下。


“叶修是我领队我和他关系能不好吗!”方锐义正言辞道。


叶修冲着他翻了个白眼,不置一词。


两个周泽楷在一起是什么感觉,双倍沉默,谁也找不到话题,不如就这样各坐各的,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苏沐橙凑到叶修边上,耳语道:“肖队好像在给另一个肖队说什么。”


“随他吧,他自己有分寸。”叶修没有在意,反倒是深深看了苏沐橙一眼,“反倒是你自己,可别冲动啊。”


“我多理智一个人啊,不至于。”


“你在团队赛追着刘皓揍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


“别哪壶不开提哪壶。”苏沐橙堵嘴抗议。


叶修宠溺笑着揉他头:“你当初不是很得意吗?”


“就打死个暗无天日算什么。”苏沐橙冷哼一声。


“危险发言啊!”


“略!”苏沐橙吐了下舌头,果断抛弃叶修去找了楚云秀。


莫名其妙出现了四年前的自己,这四年发生了多少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知道,换了名字的,换了战队的,换了账号卡的,而这些如何能让那些还没有经历过的人知道?


如果早知道,第六赛季的冠军可能不是蓝雨,如果早知道张佳乐可能不会心灰意冷选择退役,如果早知道方锐是否不会换职业,如果早知道嘉世会不会是另外一番模样?


没有人知道,未知性是PVP最让人着迷的特点,因为未知所以充满了期待和无限的可能性,让人不忍心破坏这种美好,就算不尽人意。


嘉世叶问叶修:“他们叫我叶修。”


“嗯。”


“所以,我是公开了自己的身份了吗?”


“是的。”这个始终瞒不住,没有什么比称呼更难隐瞒的。


“你好像并不愿意让我知道这些年的事。”


“你好像并不愿意追问我这些年的事。”


“毕竟你是我。”


“是啊。”


来自第六赛季的他们突然到来,又突然离开,就像一场梦境,不真实到了极致,感觉什么都没有发生,感觉什么都没有改变。国家队继续着他们的征战,第六赛季的他们继续着他们的努力。


 


 


不是是哪天,楚云秀在饭桌上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你们有没有给他说什么?”


所有人的手都顿了一下。


“有什么好说的。”叶修继续切着盘中的香肠,头都没有抬一下。


叶修没有告诉他,第六赛季后的嘉世开始出现异心开始排挤分离他,没有告诉他,冬夜里被迫退役忍辱负重当了一个小网管,没有告诉他,从零开始牵扯一个土根战队过关斩将获得了冠军。这是属于叶修的另外一段征程,荣光加冕不过从头再来,就算艰难就算曲折,那也应该是叶修自己走过去的。未来等着他的是荣耀,而不是一个已知的未来。


王杰希和喻文州对视了一眼,各自没有说话,别开了眼回避了这个话题。


王杰希没有告诉他,第六赛季的微草距离冠军是那么那么近,没有告诉他那场让人遗憾的决赛到底发生了什么,没有告诉他要注意防范什么。剧透的人生没有丝毫意义,就算是不断反刍自己的失误,也远远比一开始就知道了结局来得痛快。


喻文州也没有告诉他,第六赛季的蓝雨是冠军,他不知道王杰希是否会告诉另一个他未来,他只是固执着不想干预未来。他是个虔诚的现实主义者,在他身上太多不可能的事被他真真正正地变成了现实。所以他比谁都懂什么叫脚踏实地,未知的未来果然还是自己去探寻最好。


周泽楷偏头微微一笑,礼貌地点了点头,并没有开口。


周泽楷给他说了一句什么?噢,想起来了,那个最不擅长鼓励人的周泽楷对他说了一句加油。他没有告诉日后的轮回会有多么辉煌和强大,一同成长的战队,一群可交的挚友,一队可靠的队员,只是很平淡地告诉他,加油。


“我叫他别担心,还会长高的。”


黄少天喝了一口橙汁咧嘴笑着。


“得了吧黄少天,我那话是说出来气你同体的,你还以为你真的长高?”张佳乐冷哼一声。


“张佳乐,我手里捏着的是刀子和叉子。”黄少天咬牙切齿。


“搞得我手里捏得不是刀叉一样。”


张新杰撑了一下镜框,垂下了眼,这个问题他之前就问过张佳乐。


那时的张佳乐笑得很苦涩:“我不后悔来霸图,就算我真的舍不得百花,就算我真的难受,这些应该由他也去体会一遍,这是属于我们的记忆,而不是我一个人的东西。”


所以就算失败,就算不被人理解,就算煎熬,那也要他自己去承受,人生没有这么多的心理准备。


张新杰低笑了一声,说得也是啊。


“我爱霸图。”


“我也是。”


这是他们最后的对话,对于战队绝对的忠诚。


“楚队可真是找了个好时机。”肖时钦明显被呛了一下,正拿着纸巾擦着嘴角。


楚云秀挑眉:“如果是肖队的话,肯定有很多想说的吧?”


“很多,但是反而因为太多了所以无从开口。”


的确太多了,厌倦了一成不变不见起色的战队,所以打算去拼一次。离开雷霆的时候不是不难过,更难过的还是来自雷霆上上下下的理解和祝福,最后失败再次回到雷霆的接纳。他肖时钦似乎是离不开雷霆了,这些又有什么好告诉他的?反正自己总会回到雷霆,失败不过是是积累经验吧。


“所以,你还要努力啊。”肖时钦拍着他的肩膀,看着那张一模一样的脸笑了出来,“好久以前就想亲自这样做了。”


 


 


“猥琐方你呢?”楚云秀不死心,又转头看向方锐。


“那我肯定得告诉他我是多么霸气侧漏,帅绝天下啊!”


“啧,我说你转型的事。”


“为什么要说?这是剧透啊,楚队你喜欢剧透?”方锐促狭一笑,“要不楚队你把你现在看的电视剧名字给我说说,我给你剧透?”


“滚滚滚!”楚云秀闷闷不乐地吃着自己的饭。


方锐嘿嘿一笑,朝着叶修眨了眨眼睛,叶修选择了无视。


被呼啸放弃,被迫转型这些事怎么可能给他说啊,现在的他不过是个二年级生,正是气盛的时候,这些东西不是现在的他能消化的。方锐了解自己,就算在第九赛季的他能理解的,在第六赛季的他不一定能接受。即使自己离开呼啸的时候很洒脱,心里没有一点难受是不可能的。当一个战队抛弃了自己的灵魂,最后只剩下行尸走肉,这就是方锐离开呼啸时的感觉。和一个新的战队从头开始,一起创造神话,这就是方锐在兴欣的冲动。一时失神,一时动容,这些可不是能剧透的东西。


方锐笑得贼兮兮,李轩倒是发问楚云秀:“楚队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


“问问不行吗?”楚云秀嘟囔了几声。


李轩也识趣,没有再问下去。


楚云秀其实有点后悔,因为她也什么都没有告诉她,关于烟雨的无奈,来自俱乐部的插手,在商业化下固定的战队配置,她身为队长却什么都无法改变。


算了,不想这些了,自己不也是这样过来的吗!楚云秀不管是什么时候也不会弱!


苏沐橙用胳膊肘推了推叶修,压低声音道:“你猜我给她说了什么?”


“谁?”叶修皱眉。


“第六赛季的我啊。”


“你可别胡闹。”


“切——”


苏沐橙也不继续理会叶修,哼着小曲,心情很好的样子。


——我很讨厌刘皓。


——我也是,从看见他的第一眼,我就很讨厌他。


 


 


嘉世叶找唐昊PK过一次。


“来一场吗?”嘉世叶看着唐昊饶有兴趣。


唐昊出道都是第七赛季了,第六赛季的叶修自然是没有见过他的,他也好奇能顶替老林成为第一流氓的人会是什么水平。


林敬言实力不算特别强势,最起码也是个老资历的,在经验和意识上自然是不一样的。叶修拿着一叶之秋把唐昊打败,唐昊有点发懵。


“怎么了?”


“没有经验。”


“和你用战法对打的经验。”


“嗯?”嘉世叶愣了一下,“那我是拿什么和你对战的?”


“君莫笑。”


“……这样啊。”愣了好几秒后才反应过来,嘉世叶笑得有些怅然。


“你很强,操作是真的厉害,第一流氓不虚此名。”叶修很少夸人,都是真心话。


“叶修……”


“啊,好久没有听见别人叫我这个名字了,真好。”嘉世叶转过身,看着手里一叶之秋的账号卡攥紧了手,“真好啊。”


“其实,我叫叶修啊。”


 


 


“叶修。”


“什么?”


“如果你在以后遇见我,请告诉他,把这一切当成荣耀,而不是炫耀。”


“……噢,好。”


 


 


“你这是偷我的话啊。”


“就算如此,这话始终还是你教我的。”


————————————
@伞中雨 :挫折与荣耀,仿徨与坚定都要去亲身经历,才能构成完完整整的他们。每一个人,都不约而同地做出了同一个选择。没有一路上的那些酸甜苦辣,怎么会有现在的自己?第六赛季的他们,尚不知自己将来会发生些什么,张佳乐不知道自己以后会备受怎样的痛苦,在指责声中开始新的征途;楚云秀不知道自己将来会多么迷茫,然后磨砺出更坚强的自我;方锐不知道自己未来会经历多少次转型,最后放手一搏,夺得荣耀……最心疼的还是叶修,相比他人对未来的憧憬,他却已经预料到了会发生些什么,却无能为力,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即使知道自己会遇到什么,也不会去改变他们的结局。


谢谢您,我想说的是你看见的,您能说出来,足以让我热泪。
 

评论

热度(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