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懶貓兒看萌點

轉載個人覺得有趣的文,長篇只會轉第一章,想續看的朋友請點原作者
有冒犯請私信 我會刪除
全職 盜筆 特轉 因聿 吾命
夏目 Free!

【all叶】自告罪 01

山陬海隅:

  “李将军不该那么冲的。”叶修抬头,一条四指宽的布条蒙住了眼连带着小半张脸,嘴角噙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七殿下早就知道了,是吗?”喻文州将一杯茶水推到叶修面前,伸出食指在杯壁上敲了敲,用声音给这这位看不见的七殿下指引方位。

  叶修面不改色道:“李将军常年驻守北疆,匈奴之凶残暴戾他再清楚不过,此次虽大败匈奴,但一旦给予他们喘息的时间,他们必定会卷土再来,要打,那便要将他们打至完族灭种。”

  喻文州:“连年征战,国库已经负担不起远征匈奴的开支了,再则北漠地广人稀,资源匮乏,纵使收归入我大鹤版图,也难以控制,反而徒增开销。”

  “所以让其臣服于我大鹤,缴纳岁贡,不得南下侵扰民众乃为上策。”叶修摸索着触碰到茶杯,却不慎将茶杯碰倒,滚烫的茶水漫开在冰冷的石桌上。

  叶修怔了怔,随后继续道:“合约十余年前就签订了,但匈奴一直以来小动作不断,此次更是大肆入侵,李将军执意要追击匈奴也是情有可原。”

  喻文州的目光在这位殿下光滑的前额到高挺的鼻梁上巡逡了一阵,最后定在了那被蒙住的眼睛的位置。

  蒙眼用的白色绸缎上用银线绣着云纹,喻文州隔着这块精致的布料与底下那双眼睛对视,突然发现入宫两年来,他竟没见过叶修摘下蒙眼布条的样子。
  
  就像他也从未触碰过真正的叶修。

  这位七皇子年幼便双目受损,致使这一切的纠缠不清的恩怨情愁明争暗斗说来不过争权夺势四字,二十余位皇子皇女里皇帝对他这眼瞎儿子最为疼爱,百般荣宠,七皇子殿下在外看来百无一用,但经过两年的接触,喻文州却明白盖在那白色布条下的一双眼里藏着真正的深渊,他不过是远远的窥得了一点,便胆战心惊。

  甚至他窥伺到的一点,也极有可能是叶修故意让他看到的。

  “殿下别再绕弯子了。”喻文州苦笑,“微臣直言吧——您可否信我?“

  “李将军大权在握,遭猜忌几乎是必然的事,此次大败匈奴,匈奴派来使和谈,而李将军坚决要求出兵追击,为此在朝廷上公然顶撞父皇,这一举动很难让人不去怀疑他居心何在。”叶修伸出手,摸索着触碰到喻文州的,再轻轻握住,“我料到了李将军会反驳和谈之事,并且因此被父皇责罚,我不过是在其中小小的推波助澜了一下。若是李将军没被父皇削点权走,那以后被削的就很可能是脑袋了。”

  “子如,我可都告诉你了。”叶修摇摇喻文州的手。

  “子如是你给我取的字。”喻文州笑道,不久前他才过了十七岁生辰,还未到行冠礼取字的年龄,“子如”是叶修提前给他取的字,还从未用这个称呼唤过他。

  叶修眨眨眼,把喻文州拉到自己身边,附在他耳边道:“我信你。”

  唤“子如”是有意为之,依喻文州的聪慧,必能知晓其中郑重之意,两年来他大大小小试探过喻文州无数次,而现在,他终于决定交付与他自己为数不多的信任——

  就凭二人同样不甘人下,非池中物。

  将军李策此次因顶撞奉平帝被罚了三个月的闭门思过,皇帝必然会乘此机会收归一部分兵权,至少不会再让李策如他卧榻之侧酣睡的猛虎,李策算是因此保了条命下来,否则他日必被寻个理由下狱,且李策生性耿直强硬,定是心有不甘,这自然给了叶修拉拢他的好机会。

  喻文州可以想象叶修接下来会设计让皇帝重新启用李策,而李策蒙他恩情必思报答,李策李将军相当于成了叶修手里的一张牌。

  真可谓是算无遗策,一箭双雕。

  而叶修今年,不过十五岁。

  “殿下也不怕算计秃头了。”喻文州给叶修重新倒上茶水,亲自把杯子交到了叶修手中。

  “只有我们二人时别唤殿下了,子如也给我取个字如何?”叶修接过茶杯。

  喻文州不假思索道:“临渊可好?”
  
  ——临于深渊之侧,而自己亦是深渊。

tbc.
临渊两个字也太好听了_(:з」∠)_

不管了我给自己取字临渊了(你他妈

评论

热度(179)

  1. 懶懶貓兒看萌點山陬海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