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懶貓兒看萌點

轉載個人覺得有趣的文,長篇只會轉第一章,想續看的朋友請點原作者
有冒犯請私信 我會刪除
全職 盜筆 特轉 因聿 吾命
夏目 Free!

【伞修中心/叶神生贺】 借我一生

好梦留人睡:

1.私设严重,ooc


2.摸鱼产品,有点流水账


3.之前 @SIENT陌 的点文


 


 


“啊……啊……啊……唔。”苏沐秋打了一个巨大的哈欠。叶修闻声回头,看着这位爷手里的菜刀已经要落到食指上,眼疾手快的一把抢过来,“你搞什么啊苏沐秋,怪吓人的,你今天怎么困成这样?”


 


他们两个代练和打材料一般都是两班倒,一人熬一个晚上,昨天是苏沐秋熬夜,但他们两个年轻,精神都好,熬一个晚上平常根本不是事,但今天苏沐秋明显困的不太正常。


 


“你昨晚上几点睡的啊?”叶修把苏沐秋挤到一边,把剩下的胡萝卜切完,“你去眯会,不用你帮忙了。”


 


苏沐秋摇头晃脑的倒在客厅那个破了一角的沙发上,然后比了个手势,“我昨天四点睡的。”


 


叶修挑了挑眉,“怎么睡那么晚?不说尽量两点之前睡嘛?”


 


苏沐秋含混的说道,“你记不记得,那个之前让咱么代练了十个号,结果只交了定金那孙子?”


 


叶修恩了一声,“记得,怎么了?”


 


苏沐秋嘿嘿笑了两声,“我昨晚上练枪炮师小号的时候看见他的一个号了,我就追着他杀,爆了他好多装备,结果他又纠结好多人来杀我,我就杀了个爽啊,是真的爽,那个装备啧啧爆的呀……”


 


叶修笑着摇了摇头,“你可真行……那装备能卖多少钱??”


 


苏沐秋眯着眼睛搓了搓手指,“七八百可得是有了。”


 


叶修把菜扔进油锅里,激起一阵油花的爆响,“好家伙,真肥羊……不过还是没补上我们缺的那个代练费吧。”


 


苏沐秋摸摸头,良久才郁闷的骂了一句:“草,是啊,我高兴个几把。”


 


翻炒声把叶修的笑声淹没了。


 


 


 


苏沐秋这个房子破得很,房龄少说也得有三十年,叶修住进来的时候苏沐秋兄妹也才搬过来不久,屋子里还哗哗的往下掉墙皮。这房子说是又三十平米多,但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叶修估计建筑面积往多了说二十几平米,这房子面朝阳,墙壁也薄,是教科书一样的冬凉夏热。


 


一到夏天,真的活活热掉你半条命。


 


冬天好歹可以加衣服,夏天……


 


因为苏沐橙的缘故,叶修和苏沐秋也不敢脱,苏沐橙在家就得是短袖和到膝盖的短裤。也只有苏沐橙不在家的时候,两个人才能放肆些——厨房小的很,勉强能站两个人,叶修让油烟和蒸汽一蒸,整个人像是煮熟了的螃蟹,趁着菜刚扔到锅里,逮了个空脱了衣服,扔到苏沐秋旁边。


 


苏沐秋啧啧了两声,“叶修,我感觉我最近有点胖了,你怎么还有那个腹肌的轮廓??”


 


叶修的声音从厨房传来,“再等一个月保准没,我是在家被我弟拖着经常锻炼的,现在离开家现原形了……”


 


“那敢情好,沐橙再也不会拿你和我的肚子对比了。”


 


“出息。”


 


苏沐秋把脸在沙发靠垫上滚了滚,忽然道:“诶对了,是不是要到你生日了啊?”


 


“啊……是,是。诶我去,快帮我想想,我该怎么和我弟说……他到时候肯定又得难受又得啰嗦,再哭了我可就真没辙了。”


 


苏沐秋怂了怂肩,“这我可没办法,你自个琢磨吧。那个啥……你想要什么礼物啊,我给你送一个?”


 


叶修炒完一个菜,裸着上身倚在厨房的门口,道:“哟,这么大方?”


 


苏沐秋盯着叶修,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点不自在,他摸了摸耳朵,“我什么时候抠吧,你说吧,要不……我送你个键盘?”


 


叶修眼神中带了点笑意,“去年生日我妈送了我一个,铝合金拉丝的金属面板,青轴主轴,自主插拔轴悬浮键帽……没把它顺走真的是我的痛了,多少钱来着……八千还是……”


 


苏沐秋听着这配置咽了口口水,不忿的打断叶修道:“行了行了你可闭嘴吧……那送你件……衣服??”


 


叶修笑的更深了,“我好像……衣柜里都是什么……唔,burberry?是叫这个?”“


 


苏沐秋把T恤扔在了他脸上。


 


“请你吃饭!吃饭总行了吧!!”苏沐秋看叶修又要说话,连忙补充道:“燕窝、鲍鱼倾家荡产也请给你吃!”


 


叶修噗嗤一声乐了出来,“得了啊你,送什么礼物啊,你跟我还扯这些。有时间考虑这个,不如……”叶修比了个手指尖,“想办法把我们的pk胜率缩小一点。”


 


苏沐秋:……


 


这个把好心当成驴肝肺的棒槌!


 


“不过大餐是可以吃的,带沐橙去,我接她放学的时候看她总看附近的一家港茶,带她去吃吧……还有就是沐橙前一段时间跟我说,说她觉得艺术照……就那种写真照片很好看,我看她以前也没照过那种照片,就想带她去照一次,沐橙也不小了,十四了,大姑娘了,知道美了。我要什么礼物啊,没那需求。”


 


苏沐秋唔了一声,“不是……你过生日这丫头过生日,前几个月她过生日的时候带她去吃西餐给她买衣服来着……要我说,这姑娘迟早得让你惯坏了,你没来之前我觉得她没现在这么……像小姑娘,现在她每天早上照镜子的时间都长了。”


 


叶修歪了歪头,“小姑娘,应该的。你原来不太有时间管她啊,原来肯定也爱美,”叶修看苏沐秋情绪有点低落,上前用脚尖踢了踢他,“嘿,嘿,可没说你不好啊,你以前要是又能赚钱又能经管好沐橙,那你真是三头六臂了。”


 


苏沐秋噗嗤一乐,然后道:“行,等你过生日的时候,咱们去吃大餐,然后带丫头拍照片去。”


 


 


 


苏沐橙完全没想到叶修的生日她还会有拍照片这种待遇,高兴的差点蹦起来。叶修选的是一家比较中档的影楼,少女的衣服还蛮多,苏沐橙能选四五套衣服,衣服的质感还都不错,苏沐秋第一次看他们家小姑娘收拾的这么精致,一时间有点看花了眼。


 


“我去叶修,我们沐橙太带劲了……这以后,可得有多少男生追她哟。”


叶修撞了装他肩膀,“那是,你看我们沐橙她哥,长得这么俊,沐橙能差?”


 


其实男人都不太经得起夸,半大男孩和成年男人都是一个德行,而当夸你的对象是你心中有些暧昧情愫的对象,这就更不得了了,苏沐秋觉得自己从脚心到天灵盖都被电了一通,一时间嘴都瓢了,“才……才懂得欣赏我的帅气啊你!”


 


叶修瘪了瘪嘴,“那倒不是,第一次见你就知道你帅。”


 


苏沐秋眼神都有点飘,连忙转移话题,“沐橙这么漂亮,以后可得操心了,要是哪个男生不老实,你看我不打断他的腿。”


 


叶修笑了笑,“带我一个,我来帮忙!”


 


影楼的写真集还赠送一个全家福的合照服务,苏沐秋从小到大除了拉着一张脸的证件照什么照片也没照过,怎么笑也笑不对。


 


“左边那个小哥,太僵硬了。”


 


“左边那个小哥诶,长得这么好看怎么不会笑呢……”


 


“……左边的小哥,不用这么标准的露八颗牙,又不是空少啊。”


 


叶修在一旁忍笑忍的腰都弯了,最后手绕过中间的苏沐橙,戳了戳苏沐秋的腰,小声说道:“你就想,我们拿荣耀冠军了……”


 


苏沐秋想着场景试了几次,这才笑的正常了。


 


一家三口。


 


 


 


苏沐橙不挑嘴,之前带她吃韩餐、西餐、日料,她都接受的很好,港茶自然也没触到她的雷点,吃的很欢,开始还没好意思放开,怕贵,是叶修和苏沐秋几次告诉她放心吃,才放开了肚皮,一个人吃了叶修和苏沐秋两个人的量。


 


美好的一天啊。


 


但是苏沐秋和叶修其实都没好意思多吃,夜里都有点饿,少年人都是长身体的时候,晚上十一点多,苏沐秋饿的不行,两个人的房间是此起彼伏的空城计。叶修和苏沐秋对视了一眼,彼此都笑了,叶修小声道:“咱们烙点饼吧,我饿的不行了,早上做长寿面还剩下点面。”


 


苏沐秋一顿狂点头,“两张糖的两张葱花的行不?”


 


“行。”


 


两个人蹑手蹑脚的绕过苏沐橙的房间,把厨房的门关上,两个人挤在一块,背靠着背苏沐秋擀饼,叶修烙,最后狼吞虎咽的各吃了一张糖饼和一张葱花饼。


 


苏沐秋打了个嗝,“嗝……叶修,你说,我们能不能打真正的职业赛啊?”


 


“能啊,我们不仅能打职业赛,还要拿冠军,拿一个又一个。”


 


苏沐秋把下巴搁在叶修的肩膀上,“到时候我就是全联盟最强的神枪手。”


 


叶修点头表示赞同,“因为全联盟最强的选手是我本人了,你也只能当个最强神枪手了。”


 


苏沐秋在叶修的腰上掐了一把,“求求你要点脸吧。”


 


月光如水银泻地,洒满小小的厨房。


 


 


 


叶修醒来的时候才凌晨三点。


 


他有些愣,在床上静止了好几分钟。


 


他有一段时候没梦见过苏沐秋了。


 


在苏沐秋走之后的三年,似乎就像创伤后的应激反应,他的大脑似乎从不让他入梦,后来年岁日久,时光渐渐了抚平了一下伤痛,岁月逐渐让他开始释怀,苏沐秋才开始渐渐走入他的梦境。


 


只是这一段时间他很累,一般倒头就睡,经常一夜无梦。


 


叶修有点想笑——是要决赛了,你也很惦念么?


 


还是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你……想我了?


 


叶修坐了一会,蹑手蹑脚的下了床,没吵醒同房的魏琛,从身旁的床头柜里拿出一张照片来。


 


因为被保存的很好,即使十年过去了,照片依旧恍然如新。


 


只是岁月如梭,人已成故。


 


叶修盯着照片看了一会,忽然站起身来,披上外套,小心翼翼的出了上林苑。


 


晚上三点多,即使是繁华的H市也都陷入了酣眠,上林苑又是别墅区,叶修走了一会,才打到一辆车。


 


上了车说了地址,司机却忽然小声惊叫了一声:“叶叶叶叶……叶神???”声音又立马小了下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反应太大了,但是……但是我是您的粉丝啊叶神……见到您真开心。”


 


叶修笑了笑以做回应。


 


小粉丝司机高兴的脸有点红,虽然不知道偶像在总决赛前夕的凌晨去墓园干嘛,但他没敢问,只是老老实实的把人送到了目的地。只是看叶修要下车,才鼓起勇气说道:“叶神……那个……这实在太不好打车了,我我……我在这等您吧,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这实在不行不好打车……”


 


叶修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又笑了,伸长手臂拦住司机推上计价器的手:“表照常打着啊,哪有我这么占便宜的……”


 


叶修觉得他的小粉丝的脸都要炸开了。


 


 


 


苏沐秋的墓叶修闭上眼睛都能走到。


 


已经四点钟了,远方的天边由浓黑转向墨蓝又转向紫蓝交织的浅色,露出一线天光。


 


叶修摸了一把墓碑上的晨露,觉得就像故人无声的泪珠。


 


他蹲下来,又觉得不舒服,最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今晚梦到你了。不知道我们这边和你们那边有没有时差,现在你们那边也是凌晨么?”叶修将手上的水珠蹭到脸上,“每次和沐橙一起来,都是她在说,这回终于轮到我说了……感觉挺稀奇的。”


 


叶修低下头,复又抬头盯着墓碑——苏沐秋照片也是从那张三人合照中裁下来的,是最自然的微笑,是一张青春不老的脸。


 


“但是感觉想说的话太多了,最后反倒拎不出重点……只是,”叶修用手碰了碰那张照片,大理石冰凉的触感透过指尖传至肺腑,“我曾经无数次的想过,如果人间真的有轮回,我可不可以从我的无数个轮回中抽出一个然后……”


 


借我一生。


 


借我一个一生。


 


借我一个一生,让我跟你走完我们本该一起走完的路,说完该说完的话,把该爱的都爱掉,该恨的都恨完。


 


如果能借我一生。


 


可是人似乎真的只有一个一生,无法透支无法出借,我只能看着命运在一瞬之间挥霍掉你的一生,却无能为力。


 


这种无力,源于天,源于地,源于人类那可以对抗但仍无法掌握的命运,无计可消除。


 


我没有办法消除这种无力,也无法探知你的最后,你的弥留。


 


“只是希望你能觉得……人间值得吧。”


 


希望你在经历过苦难、冷眼、折磨后,仍觉得来这人间值得走一趟,希望我、沐橙,能让你的人生有些欢乐。


 


大理石冰凉的触感直达心底,却又奇异的温暖起来——正如这个人给他带来的一切。叶修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土,弯下腰,轻声说道:“苏沐秋,我要去战斗啦。”


 


沧海会变成桑田,海会枯,石会烂,时间无法倒流,岁月无法回溯,覆水再难重收——于是快乐就是快乐,爱过的就是爱过,动心过就是动心过,于是无论死生,无论离别,都不会再抹去少年的脸。


 


叶修走出好远,又回头去看苏沐秋的墓碑。


 


晨光熹微。


 


起风了。


 


“你会为我加油么?”


 


风吹起墓地中的柳树,翻滚成一波整齐的绿涛,涛声如泣,更如诉。


 


 


 


 


“当然啦。”


 


 


 


当我跨过沉沦的一切,向永恒开战的时候,你是我的军旗。①


 


 


 


 


——————————————————————————


①语出王小波


 


 


 


 

评论

热度(1615)

  1. 懶懶貓兒看萌點好梦留人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