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懶貓兒看萌點

轉載個人覺得有趣的文,長篇只會轉第一章,想續看的朋友請點原作者
有冒犯請私信 我會刪除
全職 盜筆 特轉 因聿 吾命
夏目 Free!

【韩平叶】传说中的总裁恋爱史

长夜无心:




@少鸿长天——忙成狗 点的韩平叶总裁段子,好像被我写成了有点奇怪的东西o_O? 


*这点东西我看着散人竟然写了一天_(:з)∠)_


*冷的我翻出多年没穿过的一套秋衣穿了起来(´Д`)


 


 


 


霸图不动产的老总韩文清,有钱有势,身高180以上,性格刚毅,也就是世人俗称的可以承包鱼塘在私人热气球上求婚的霸道总裁。作为一个适龄的未婚总裁,总有各种各样的人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把自己性别为女的未婚亲属送到你的身边来,哪怕你有一张黑起来可以吓哭方圆三十米内小孩和女人的脸。


“我说了,现在不需要特助。更何况就算需要我也会正规的去招聘,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干的。”韩文清一点也没给面子的回绝了对方的请求。毕竟他并不需要一个花瓶,从底层打拼上来的他其实打心眼里并不喜欢那些所谓的富家小姐,大部分被塞过来的都是一些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蠢女人,以为光靠美丽的外表就可以赢得一切,殊不知长得漂亮的韩总裁都不知道见过多少了,根本没什么太大感觉。对于像韩文清这种事业型来说,长得漂亮还不如你能揽下一桩大生意实在。如果你特别能干没准他还会多看你几眼。


综上所述韩文清就是保洁小妹和小秘书们最难攻略的那种总裁:工作起来六亲不认七情不顾型。


不过只要特助这个职位一天空着韩文清就一天不得安宁,所以韩总裁还是有好好考虑找个人顶着这个问题的,于是后来某一天人事部主管就接到了招聘一个总裁特助的任务。同级来比较的话条件算不上特别苛刻,不像某大公司特助除基本学历外还要翻译证书外加总裁语10级证明,不过一条性别男就断了大部分人的花花肠子。


当然,后来传出去什么【霸图老总不结婚是因为他根本就不喜欢女人你看他连秘书都只要男的】之类的就是一个小小的副作用而已啦。


不过不管怎么说,人事部最后还是帮他们日理万机的老总找到了一个符合各项标准的人。但是送去给韩总过眼的时候出问题了:本来一切正常的在处理公务的韩文清抬眼一看到未来的特助的脸,马上脸就黑了。


“把人留下,你出去。”领路的员工在得到了老总恩准后赶紧退出了办公室,锁好门扶着墙跑了。


“姓名。”


“叶修。”男人自兜里摸了一支烟出来,也没理韩文清皱的可以夹死苍蝇的眉,仗着外面看不到办公室里面的情形就懒洋洋且毫无形象的往沙发上一躺开始吞云吐雾。


“胡闹!”韩文清觉得自己快要控制不住动手打人的欲望了,“不管你又打什么主意,敢从我这动手小心我揍死你。”


“啧啧,好久不见老韩你就这么欢迎我啊,亏我还自降身段应聘来给你当小秘。”现在是特助,以前也是总裁的叶修在沙发上折腾着给自己找了一个更舒服的位置,满足的的眯起了眼睛。“还是你这的沙发软,等以后我也弄一个。”


“哼,堂堂嘉世的前总经理会连个软沙发都没有还要给我当特助?”韩文清毫不掩饰的冷笑到。


“虎落平阳还被犬欺呢,就算总经理被炒了鱿鱼之后家里也没有余粮啊,当然要找工作养家糊口了。嘛,孤家寡人的韩总是不会懂的。”


“……把烟掐了,然后滚蛋。”意识到自己其实拼垃圾话根本打不赢叶修的韩文清果断的下了逐客令,“走之前把窗户打开。”


“哦,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可以下班了吗韩总?”叶修听了也没管,只是在沙发上慢悠悠的翻了个身而已,烟灰掉了一地毯。


“你还不是我的员工,哪来的下班。”


“原来韩总不想要我啊。不过这可难办了,毕竟我合同都签完了。”


韩文清第一次讨厌起手下人高速的办事效率了。


 


叶修这个踢不走的麻烦还是留了下来。韩文清嫌他烦,就让他在自己的小办公室里待着,下班才准出来。偶尔碰见叶修出去上厕所忘了关门,韩文清过去一看发现满屋子的烟像雾霾一样熏死个人,电脑界面正停在网游的副本门口,气的韩总裁回去就把自己特助的网线掐了。结果断了网的叶修就流连在韩文清办公室的沙发上抗议,一根一根的抽着烟,直逼着人把网线又给他接了回去。但他闹归闹每天工作却也没缺没差,搞得韩文清虽然真的很讨厌他那个站没站相坐没坐相的样子但也挑不出工作方面的大毛病。想让他提前回家,但是特助就是跟在总裁屁股后面转的,天天让他提前下班不成了惯他毛病了吗。于是韩总深思熟虑之下决定还是自己忍忍,多为霸图榨点老对头的余热才好。


不过话说回来了韩总其实很高兴吧?最近总在办公室里不出来什么的(韩文清的办公室和叶修的小办公室是连在一起的),午饭都送进去。


嗯,霸图女员工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呢。


 


 


“收拾一下,跟我出去谈生意。”韩文清夺过叶修叼在嘴上的烟狠狠的按在烟灰缸里,心想着一定要扣他工资给他个教训。相处了一段时间下来叶修也算是习惯了这种偷袭,撇撇嘴也没太在意。“和谁啊?”


“义斩。”


“哦。”叶修从西装胸前的兜里拽出一条皱巴巴的领带随便在脖子上系了一下,但是却忘记了把衬衫领口的扣子系上,加上坐久了皱巴巴的西裤反而显得有些不伦不类。要说他穿不起好衣服韩文清绝对不信,但是人家就是不讲究穿,以前私下见到叶修时他永远都是体恤加大裤衩,丝毫不在意个人形象。不过现在不一样了,在霸图韩文清可绝对不允许自己的特助穿成那副丢脸的样子。


“穿的像什么样子,”叶修一抬头一个领带卷就打在他胸前,顾不得疼赶紧伸手接住,“衣服领带统统给我换掉!”


“……领带好说,衣服我上哪弄去?难道穿你的?”


“穿我的怎么了。”


“咳,谢谢韩总好意了。”叶修似乎是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不过你那块头,我穿你的衣服肯定大(fei)不少啊。”


号大怎么了?男友外套就该大!


最后叶修借了套韩文清副手张新杰的西装,在再三保证穿过会洗干净的前提下。


 


“这位是义斩建筑公司旗下分公司的孙总。”


“你好。”义斩成立的时间不长发展的却挺快,老总楼冠宁据说是个单干的富二代,别的不说倒是家底殷实也很有闯劲。吞了几个小公司之后搞起了分公司制,俨然一副未来巨头的姿态。


楼冠宁韩文清不熟,但是现在坐在饭桌对面的孙哲平他可熟。当年孙哲平是老百花的副总,因病辞职后现在也被挖去义斩的一个分公司了。而且不光韩文清熟,叶修也熟,一看到人模狗样(叶修语)的孙哲平之后眼神都死了。


现在假装自己是笨蛋弟弟还来得及吗?这样一个把柄落在以前的竞争对手手里以后会被笑话到老的吧!


“……韩总的秘书挺眼熟的啊。”孙哲平上下打量着叶修,看的叶修后背汗毛都竖起来了,“是吗。”韩文清却没有什么大反应,只是应了一声就继续谈别的了。孙哲平也没深究,只是冲着叶修意味深长的笑了,长这么大都没怕过什么的叶修突然感觉背后一凉菊花一紧,感到一阵蛋疼。


 


之后这顿饭吃的叶修几乎胃疼,快结束的时候就尿遁去了厕所,严肃的考虑要不要把老韩扔在这自己先跑,结果却被孙哲平堵了个正着。


“想跑啊,多久不见了连顿饭都不给面子吃完?”孙哲平大大方方往厕所门口一堵,彻底断了叶修跑路的念想。


“呵呵,哥现在也是有事业的人,忙的很。”叶修一看跑不掉了索性就靠在洗手池边上点起了一根烟。因为今天跟韩文清一起出来谈生意,叶修的烟瘾犯了都忍了没抽。现在可以放松一下了。


“……怎么看你那样,韩文清还不许你抽烟?”


“给人家干活当然要听话喽。”叶修恶意的没有纠正其实平常韩文清也不太管自己这个事实,反正老韩脸已经够吓人了,再多点负面形象也没什么的。绝对不是报复他时不时断自己网。“你呢,怎么又重出江湖了?”


“为了生活讨口饭吃呗。”


“哦,给自己挣点养老金啊,”


“说话真难听,那叫为未来投资。这么干下去兴许以后还能混个股东当当,就再也不愁吃喝了。”


“呼,不是我看不起你啊大孙,那些花花肠子你行吗?”


“别看不起人,到时候没准我就会了。”孙哲平偏头躲过叶修喷过来的一口烟,伸手把人堵到了墙角里,结果下一秒就被喷了一脸烟,呛得剧烈的咳嗽起来。


“干什么,再不回去老韩要生气了啊,”被圈起来的叶修毫无愧疚之心的推着不停咳嗽的人,“扣我工资算你的啊。”


破坏气氛能手啊,孙哲平一边咳一边在心底恨恨的想到。“咳咳,想走行,电话留下。”不过孙总裁,你没想过在厕所里壁咚有哪里不对吗?你没考虑过会有别人来上厕所吗!


“没有。”叶修悠悠的吸了一口烟,又全喷在了对面人的脸上。这不能怪他,谁让他们身高差不多脸的位置也差不多呢?


“以前你说有钱任性就是不用,现在都下来了总该买了吧?”


“呵,孙总你不懂,我们平民都只用qq就够了,不打电话只发消息加语音。”花流量那也不便宜吧!


“少废话,快告诉我电话!”结果回答孙哲平的又是一个大大的砸在脸上的烟圈。


“……别闹了,你秘书在后面都快吓尿了。赶紧回去吧啊。”


吃瘪的孙哲平:( `皿′)


孙哲平的秘书:孙孙孙孙总对方那个韩总好可怕……诶等等孙总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啊QAAAAAAAQ


 


 


那天被这么一打岔,叶修最后还是毫发无损的和韩文清一起回去了。不过孙哲平回去稍微想了一下就想到了另一种骚扰叶修的方法。


“喂您好,这里是韩总的特助叶修。请问您有预约吗?”所有打过来找韩文清的电话都会先到叶修这里,毕竟也是一个总裁,座机电话只有有重要的事情才会接。


“是我,孙哲平。晚上有空吗,出去吃个饭。”


“靠,大孙你搞什么?我现在也很忙好吗,老韩简直禽兽,给我不知道从哪搞出来一堆工作让我天天累的像狗一样,下班回家往床上一躺就能睡着,哪有时间和你吃饭。”


“……既然他这么对你,那你干脆跳槽到我这里好了,”


“别闹啊,哥可是个认真的人……”


可能是叶修的声音有点大,结果本来在看公文的韩文清皱着眉过来了:“谁?”


“哦,找我的,大孙。”


“找你的打到公司来?再说了谁允许你工作时间打电话聊天了!”


“是是是,”叶修一副敷衍的态度,正好找个借口摆脱了孙哲平,“听见没?我老板有意见了,就这样吧挂了啊。”说罢也没听对面什么反应就把电话扣死了。但是韩文清还是没走,就站在门口看着他,似乎在思考什么。


“怎么,老韩你有心事想让我当一回贴心大哥哥替你疏导疏导吗?”


“……叶修,你真的就打算像现在这样一直当我的特助吗?”韩文清的脸色在撒进室内的夕阳中显得有些模糊,边界处却闪着柔光,使他的表情柔和了不少,却莫名的带着一丝僵硬。


那一瞬间叶修想了很多,从他们的过去到他们的现在,恍惚之间下意识的说了句韩文清最讨厌的答案:“……你猜?”


果不其然,韩总裁听了后一秒切换地狱模式,脸黑的像锅底一样。果然刚才那些错觉都是因为打了高光的特效啊。叶修不仅觉得自己有些可笑,当然他的两个老对手也是。


“不过这样也不错就是了。”


韩文清觉得,叶修的笑容里似乎多了些什么。现在不懂没关系,他有时间,总会懂得。


 


 


 


end


 


 


 


最后叶修在给韩文清当了一个多月的秘书之后拐着安文逸跑了。


叶修:唉没办法啊,新开的小公司,缺钱人又少,只好老总亲自出马了。霸图那么多人,肯定不差一个小白领啦。


孙哲平:这回电话可以放肆打了吧【然而并不能


于是霸图老总又过上了没有特助天天被骚扰的日子【不


 

评论

热度(359)

  1. 懶懶貓兒看萌點长夜无心 转载了此文字